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> 走进湘东 >> 媒体关注 >> 详细内容

庚哥脱贫翻身记

[  发布者:xdqxcb  |  来源:萍乡日报  |  时间: 2019年12月25日  |     ]

      ■朱焕荣

  近日,赣湘边界湘东区广寒寨山区乡,在集镇的摩托车修理店门口,我们遇着了庚哥。村干部介绍,自从列入精准扶贫户,庚哥是“咸鱼翻了身”。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笔者朝庚哥看去,一个50多岁的精瘦男人正蹲在地上给顾客修车。刚修好的一辆摩托被人推走了,又接着修下一辆,还有等不及的客人直接把车和车钥匙扔下,留下话就走了。
  看情形,庚哥很忙。见来了客人,庚哥的婆娘庚嫂忙把我们请进屋。
  庚哥的店铺里外有三间。临街面外间是40平方米的店面,摆放着6辆新摩托车,是昨天刚进的货;四面墙上的货架摆满配件,除了摩托车的,还有钢锅、自行车等配件。再进去的房间还是摆放配件,多了一张吃饭用的小方桌,还有一架电动缝纫机。后面的一间小厨房,煤气灶上的高压锅突突响,浓浓的肉香味让人垂涎。
  返转来,又去看庚哥修摩托。大概觉得自己忙着给顾客修车,怠慢了客人,庚哥有些不好意思,不断地喊着婆娘:泡茶呢,请坐呢!
  笔者问庚哥一个月大概有多少收入。庚哥大着嗓子回答,“少说也有两千多吧”。忽而声音又降低八度,贴过来对笔者说:你想想,都是50多岁的人了,别人都只能赚一千多块啊!侧过身,庚哥又跟婆娘说:往后,别人存钱,我们也要存钱;别人致富,我们也要致富。
  庚哥的名字叫吴春庚,1965年生人,标签是低保户、精准扶贫户。
  为什么列入精准扶贫户?庚哥先从房子说起。房子还是上世纪80年代建的砖瓦房,列入贫困户的时候,庚哥跟父母兄弟一起,三代十二口人挤在一个屋檐下。历经近40年,老砖瓦屋已是上有多处漏、下有多处裂的危房。
  庚哥家底子薄弱,父母年老多病,自己又有胆、肾多处结石,不能去外面干重体力活,靠着一个自行车修理铺子维持生活。但后来骑自行车的人越来越少,生意越做越惨淡,有时一天赚几块钱,更有时一块钱都赚不到,庚哥守一天摊,还不够糊自己一张嘴。
  庚哥的日子过得紧巴。到了40多岁,庚哥才结上婚,妻子金细娥患有糖尿病。两年后,庚哥有了儿子。但即便是有了儿子,庚哥对生活还是没有希望。
  儿子到了上小学的年龄,在学校调皮闯了祸,老师和家长找上门。庚哥不说话,转身进屋,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把刀,递给来人说:我不想管,想管你们管去。来人听了摇摇头,觉得也没啥好理论的,走了。庚哥的房子在风雨中飘摇,驻村干部看不下去,来帮着修缮加固。庚哥拒绝:修它干嘛,反正儿子大了去倒插门,我跟婆娘去敬老院。
  后来,庚哥被列为精准扶贫对象。
  人穷气短,庚哥少跟外人打交道,也不知道什么是精准扶贫。2017年正月,区里新来的扶贫干部接手了对吴春庚的扶贫工作。扶贫干部第一次上门,庚哥庚嫂坐着懒得起身,连茶都不愿沏,也不正眼看人。
  扶贫干部问他:你对精准扶贫有什么要求?
  庚哥说:好,好,扶贫有领导来慰问,给钱又给物的。
  扶贫干部说:你这话不对,你连住房安全都没有保障,还没有赚钱的门路,扶贫不是这个样子。
  庚哥一惊:扶贫还管房子,还管赚钱?这回可跟过去真不一样啊。
  了解到庚哥破罐子破摔的心理,扶贫干部几次三番地来做工作,劝他不要放弃生活,并保证一定要帮他脱了贫。扶贫干部说到做到,对照精准扶贫的安居政策,一项一项跑危房改造资金,放到一起,拢共有5万多元。但对于身无分文的庚哥来说,5万多元还不够重建一栋房屋。在村干部的帮助下,又说合了人家把一处毛坯楼房低价卖给了他,靠着亲戚的帮衬,完成了简易装修。
  有了自己的小房子,庚嫂变得勤快起来,里里外外收拾得整整洁洁。庚哥也开始活了心,寻思着把自行车修理铺子改成修摩托车。
  “我修车的技术,完全是心眼尖出来的。”庚哥说。庚哥的心思缜密,不会修摩托,就搬张板凳到别人的摩托修理店门口去坐,不说一句话,一坐就是一整天,任凭人家翻白眼也不起身。到后来,店主也懒得理他了,在店门口蹲了两个月,庚哥自认为把技术都看到心里去了。
  庚哥回到家,翻看一下平日里扶贫干部送来的三百、五百块的扶贫资金,凑到一起有三千多块钱了。拿着这钱,买回一堆摩托修理工具和配件,摩托车修理的招牌在铺子门前挂了起来。白天,庚哥依旧守在铺子里修自行车、补钢锅,庚嫂替人缝补衣服。有人推摩托来修,庚哥都收下,吩咐人家隔日来取。
  吃过晚饭,庚哥早早地关了店铺。把场面摆开来,发动机、电瓶、车胎……一辆完整的摩托车被拆成零部件。“看他把车拆了,我怕得不敢去睡,就担心他拆了又装不拢。”庚嫂不会动手,陪在灯光下,两人不敢高声说话。等摩托车重新装起来,两个疲惫的人准备去睡觉时,天已经亮起来了。
  “老庚,刚开始你先不要图赚什么大钱,一天能赚个两三块钱也就行了。”好心的邻居来找跟庚哥说话,庚哥认真地应承着。其实,刚开始的两个月哪里有钱赚啊,还每个月都要贴进去几十、百把块。慢慢地,庚哥修摩托的技术日渐成熟了,因为价钱比别人便宜,来修车的人也多了起来。庚哥又开始收二手摩托车。人家把骑不动的车子当废铁送过来,庚哥出点钱收下,回头修好了又以低价二手车卖出,赚个两三百块钱,比修车还划算。
  庚嫂对庚哥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“我以为自己嫁了个老哥哥,没想到却是人精。”现在庚哥打什么主意,庚嫂都认为绝对没错。
  山里人出行基本上都是靠摩托,尽管广寒寨山里不过万余人口,家家户户都找自己修摩托、买摩托的话,那是很可观的收入。庚哥新居乔迁的时候,亲戚朋友凑份子凑了5万多元,庚哥来不及还房子装修欠下的账,拿5万元直接去进了一批摩托车。很快第一批货就卖脱手了,庚哥又打算进第二批货,自己修车走不开,便把这些进货的事都交给了婆娘。进货的地方在长株潭中心株易路口的摩托车市场,一大早,庚嫂一个人出门,坐火车、坐汽车。但庚嫂说,不怕,庚哥给我撑了胆呢!
  “你看我们山里,这么多的扶贫对象,就我最会赚钱。”庚哥跟笔者说。说话的时间里,已经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。庚哥十岁的儿子放学回家了,背着书包蹦跳着进了屋。“洗了手,抓紧写作业哈”,庚哥在后面喊着话,语气里满是父亲的疼爱。
  “脱贫尽靠政府拿的那两块钱没有用,过日子还得自己往上爬。”庚哥说,“幸亏精准扶贫的政策牵起我,现在我蛮舒服、蛮享受。”  

  图片